上週末回家
胖蒲隨口問了我文章的進度
還想著該怎麼回答
心情就一整個大壞

手上這兩篇文章
累積起來已經改了快一年多
卻遲遲不能發表
這個老師看過那個老師改過
卻一直像是鬼打牆般的墜入無窮迴圈的無間地獄
我已經煩不勝煩
不知所措地萌生放棄的念頭了

文章內容改了又改
老師們總是說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但是加了這個好像不太好
刪了那個好像又不夠
彷彿永遠走不到終點的窘境
那種無望的感覺
真的....
很難熬

每次回家
大家都要問
“什麼時候可以畢業啊?”
我知道話裡沒有惡意
但是兩個禮拜就要受一次這種折磨
尤其是在我信心快瀕臨崩潰的此時
真的很想甩頭一走了之

沮喪之情溢於言表
回家後
媽媽問我何時能畢業
我的耐性耗盡
只翻了個白眼
沒有答話
大概掙扎都寫在眼底了吧(註)
只和弟弟獨處時
才稍微說出低潮的事情

聚餐後帶著醉意回來的爸爸
傻笑著對我說(只有醉意濃重時,爸爸才會說出心裡話)
雖然父母都希望子女有好的表現
但是
沒拿到學位也沒有關係
不用在乎別人說什麼
不論要花多少時間
這是我們自己的人生
要怎麼走都無所謂
只要我們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就好
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爸爸覺得我向來都處理得不錯
反而比較擔心林小玉
我倒覺得弟弟是很有目標的忙碌著
比起我無所措的乾著急著要好得多

爸爸的話
雖然絕不能做讓自己放棄的藉口
但在現下的低潮焦慮之際
卻很有定心的作用

因為看不開別人的眼光
我一直以來都像在追趕什麼似的心焦非常
也許
有時也該試著“耍痞”“擺爛”一下
何必跟自己過不去?
別人的嘻笑怒罵又不是什麼值得這麼做的理由


“慢慢來,比較快”

就做好我自己的事就對了!


註:
媽媽最近常帶我去拜拜
這週回家連去拜拜的心情都沒有
後來
媽媽在電話裡說
要我放寬心
她會再幫我去拜拜的

除了拿到學位快樂的活下去
我想不到什麼能報答父母的了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