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九把刀的三四少壯集:過重的父母期待)

傳統思想使然
我這一代的台灣人很少在成長過程中沒受過類似的壓力

我和弟弟算幸運
在選擇要念什麼科系時
父母並未做太多干涉

唯一一次有印象的
是高中選組時
我很早就決定地科的目標
所以二類組是不二選擇
家中一些“明明就不干他的事”的親戚一直反對
說什縻女生扛不動重儀器
沒辦法在實驗室生存
不能念理工
當時真想去揍那些多嘴的傢伙一頓
這麼鳥的理由都講得出口
見識可能高到哪去??

一路順利念到博班
(事實証明,四肢發達跟研究表現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出野外時,女生也並不比男生柔弱)
在別人眼裡可能是日後發黃騰達的捷徑

陷得愈深我卻愈無法甩開對讀書意義的疑慮

在小玉考研究所時
媽媽曾很緊張於他無法被錄取的可能
身在此圈的我反而覺得
沒考上研究所也不是壞事
總是會有其他出路
人生又不是只有高學歷一種而已

在父母眼中
總是能往上念多高是多高
我無法忽略爸媽在對他人提及我在念博班時眼中的驕傲
心中卻為矛盾所苦
學位又如何?
大學教授又如何?
未來的路彷彿已經看見
可糟的是
那真的是我想要的人生嗎?

在滿足爸媽的期待之時
我是不是忘記了自己?

爸媽從未壓迫過我
(連政治立場也是,哈利路亞)
我能報答他們的無私給予
大概就是盡力拿到學位讓他們安心了

至於
學位到手之後
我要往哪去
我將要照著心的想望
即使目前尚未明朗

念什麼我可能決定得太早
(就像沒認識過別的對象就決定結婚一樣.......囧)
現在
做什麼工作
我要學著慢.慢.想.
just take my time.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