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週發生了一件事
現在回想起來
還是有冷汗直流的感覺........


那天週五
剛好是青年論壇

在所上
有一個成文的規定
所有研究生在畢業前一定要做一次公開演溝
青年論壇就是一個小型供準畢業生發表的研討會
會期中老師們會摩拳擦掌來電人兼評分
最後評選出優等及佳作的論文工作(有獎金的喲!)

實驗室裡的碩班學妹今年打算畢業
所以在一個月前
我們就在老師的辦公室裡聽她試講過了
當時
在報告的內容上都進行了一些修改
我也提供了幾個演講的小撇步

學妹真正上台報告的那天
老闆(....我的演講都沒來得這麼勤快)和我都有去聽
學妹的台風還蠻穩的
只是遇到地化的老師問問題
在定年學上的概念還是不太夠(她的論文跟程式的演算有關,和定年分析反而不太熟)
沒有切中問題解決大家的困惑

後來
下午五六點時
老師興沖沖的跑進我們辦公室
問學妹有沒有得獎
整個青年論壇都還沒結束呢!
怎麼可能開始頒獎

老師認為學妹獲獎的可能性很高
覺得她比在我們自己內部rehearsal時要穩得多
學妹也承認
在老師面前比較緊張
老師就問我:”aalava 我有這麼可怕嗎? 我是這麼嚴厲的老闆嗎?“

我腦袋裡不曉得轉了什麼東西出來
居然回答:“就很多方面而言,你是個相當“不負責任“的老闆“

話一脫口
我如夢初醒
臉上“囧“字表現無疑
(你這個白痴.....就算是事實.....你怎麼都講出來了?!......)
(腦袋裡的“空谷“迴音:白痴~~白痴~~白痴~~~~)

老師楞了一下

我冷汗直流

趕快轉移話題
“老師....那個新儀器啊.....要測blah blah...........下禮拜可能要....blah blah....."

老師:“喔.....還要做blah blah......."

總之
驚險過關......

我怎麼會這麼帶種?!(抱頭狂甩ing)

回家跟胖蒲說
他覺得應該破壞力不大
畢竟我平常就跟老闆沒大沒小
他應該習慣了 (驚!冷汗爆洪)

跟mary說
她也覺得老闆應該習慣了我的講話模式.......(囧)

老闆後來是都沒有任何異狀啦~
不過
每次想到那句話....(不負責任~~不負責任~~不負責任~~~~)
我還是不免有剉起來的感覺啊~~~~
(快拿降血壓的藥給我!)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夭壽喔.....太帶種......是容易短命的!!!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