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早晨七點出發
和胖蒲家一同南下到彰化
打算認真地跟白沙屯媽走一段

我們探聽好消息
從王田交流道改行台1線往彰化市區
過大漢溪橋沒多遠
就遇到了繞境隊伍
我和胖蒲爸媽下車開始步行
胖蒲則先將車開到追分車站停放

大漢溪橋上因為空間不足
隊伍被拉得很長
媽祖神轎走得很快
胖蒲媽的腳程較慢
我放慢速度陪她走
很快地
神轎就離我們有一段距離了

過橋沒多久
隊伍轉上了交流道模樣的汽車專用道
我楞了一下
傻傻的問胖蒲媽:“媽祖要是帶大家上高速公路會怎麼樣?”
前頭一位拿著攝影機的大哥聞言回頭笑道:“不會啦~這段是因為之前交流道就設計不良才會這樣”
呵~我想
不論是高速公路(媽祖這麼貼心,不會讓大家太危險的)
還是田間土埂(有紀錄片為証)
只要媽祖神轎往前走
大家總是還勇往直前的跟著

香燈腳中
除了虔誠老實的鄉下老人
還有不少的中產階級與年輕學生
可能信仰的深淺不同
但肯定擁有同被媽祖感動的心情

轉進了王田交流道前的台1線路段
沿途居民開始有了“鑽轎底”的動作
不時可以看到神轎頂上的虎爺高高聳立
神轎前行速度開始變慢
我和胖蒲媽也拉近了與神轎的距離

胖蒲在王田交流道處和我們會合
前頭有長串的“鑽轎底”跪拜人龍
他拿走我手上的東西
把我推向前
我快步走到人龍尾端下拜
讓媽祖的神轎從我跪拜屈起的身上跨過
象徵媽祖娘娘給我摸摸頭

說實在的
沒有特別的感應
只有一種或許也受庇護的念頭縈繞

走到追分警察局前
神轎忽地轉了方向進了警察局前院
三進三出地又回到正路
似是為警察同仁辛苦維持交通致上謝意
大家也跟著為警察伯伯們鼓掌致謝
好禮的非常可愛

進入了兩旁都是店家的省道
“鑽轎底”的人龍不絕

我們在路旁停放車輛的縫隙中努力跟在神轎旁邊
忽聞鑼聲急促(鑼聲的頻率和神轎的動作有關)
轉頭一看
神轎正在某位“鑽轎底”的信眾頭上擺動不前
左右搖擺後上下振動
歷時數分鐘
我們搞不清楚狀況
直到神轎繼續前行
該位信眾被人扶起
才看到
那位男子有明顯的腦外傷開刀疤痕
臉部表情、手腳動作也明顯有部份功能喪失的狀況
他由一位女性攙扶前來“鑽轎底”
被眾人扶起時
兩人均是淚流滿面

看著他們的淚顏
彷彿也一同感受了媽祖的慈悲憐惜之心
大受撼動的心情有一陣子都不能平復

沿途居民擺設香案撚香燒金
也有大手筆燃放炮竹的店家
有經驗了就知是很平常的事情
轎班不改前行速度
正要走過那片剛點放的炮紙殘跡
卻被神轎帶著後退了幾步
此時,炮紙殘跡中又爆了一大串的炮竹
硝火四散,煙霧彌漫
才知是媽祖娘娘心繫轎班安危
特意“巴股”拉開與炮竹的距離
貼心的讓人歡喜

一路前行
走進大肚鄉
白沙屯媽選了外環道走
可能是想和正在市區內繞境的大甲媽隊伍避開

途中
遇到一對看似爺孫的信眾跪拜要“鑽轎底”
我看了一眼
發現這個約十一、二歲小男生可能是腦性麻痺的患者
雙手無法合掌
那位長輩從他身後雙臂環繞抓著他的手做合掌貌
小男生可能讓吵雜的鑼鼓什音和眾人嚇壞了
尖聲哭叫
不肯跪伏下去
神轎已臨面前
仍僵直身體
轎班稍微估算了高度
勉強再抬高轎子越過小男生的頭頂
奇怪的是
轎子又停住了
小男生的哭叫聲忽地靜滅
左右搖擺上下振動的神轎開始漸減高度
持續幾分鐘後才又繼續前行

不過
並不是每個看起來狀況不佳的信眾都有此待遇
路上也有其他手術後正待恢復的信眾“鑽轎底”
卻沒受到特別的待遇
只能說
白沙屯媽心中自有一把尺吧~

看了大家“鑽轎底”
我心中忍不住浮現一個疑問
會不會有人是媽祖娘娘連摸摸頭都不願意的呢?

轉眼間已過正午
由於“鑽轎底”的人龍太長
隊伍進度頗有落後的疑慮
神轎加緊腳步
很快地進到龍井鄉的範圍
入鄉之前
有龍井鄉的媽祖聯誼會(從他們的黑衣服辨視的)前來迎駕
他們還搭建臨時舞台
並有人站在宣傳車上用擴音器高聲歡迎
不過
這些陣仗其實主要是為了在後頭的大甲媽隊伍而設
黑衣人很多
混雜在香燈腳和轎班之中
看起來有點混亂

人群之中
我看不清神轎周圍的情況
只看到神轎停下忽來一個大搖擺
轎班很快穩住再往前行
前頭照例排了長龍要“鑽轎底”
神轎略停在人龍前
轎班都做好了抬高神轎的準備
媽祖卻像是甩了下衣袖般的拐到旁邊
錯開了“鑽轎底”的行列
大家面面相覷
只能傻傻看著神轎擦身而過

我的疑問還真就巧遇上了解答
媽祖娘娘還真不是誰都讓“鑽轎底”的呢!

胖蒲看到了旁邊擺放的停轎凳和上頭綁的壓轎金
猜想他們可能是想搶轎到旁停放
這是大甲媽出巡時常出現的狀況
有了神轎停駕
壓轎金可是很寶貴的東西
可是
白沙屯媽的去向並不是讓人隨意擺弄的
這種冒犯
大概讓媽祖娘娘生氣了
所以拒絕讓“沒禮貌的小朋友們”“鑽轎底”

不確定情況到底是怎麼樣
只能說又看到了一次特別的狀況
很是新奇

進了龍井鄉
胖蒲爸遇上了他的同事
目前正擔任拱天宮的執行委員
也是這次出巡的總召
從他那拿到另一片紀錄片的DVD
有傳奇的濁水溪潦溪(就是之前提過的捨西螺大橋走濁水溪河床的事蹟)側錄喔!

而後
我們在龍井車站前和白沙屯媽道別
心下有點依依不捨之感
如果可以的話
真希望可以繼續走下去
看著可愛的慈悲的媽祖娘娘又有什麼“神蹟”

別後
才發現我的下手臂和脖子外圍嚴重曬傷
紅痛得不得了

小腿也有鐵腿的前兆
呵~
步行時注意力都放在神轎上
全然沒有感覺
結束後才知道痛啊~
難怪路上有人分送藥布
果然是有經驗的貼心!!


後話:

白沙屯媽的隊伍走後
大甲媽的隊伍跟著進了龍井鄉
看了卻有一股很奇怪的違和感
神轎前有三十六執士手持“迴避”等牌令(像古裝片大官出巡那樣的)
再加上八人大轎
排場較白沙屯媽可是要大得多
只是奇怪的是
在旁廣播維持秩序的人是站在選舉候選人的宣傳車上
而且
神轎旁有很多黑衣人圍繞(大概是那群媽祖聯誼會成員吧~)
一整個看起來就很政治、很黑色 (心驚驚)

純粹的信仰溶入了其他的色彩
就沒有這麼乾淨的美感了......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UESS
  • 大漢溪橋?????????? 筆誤嗎?
  • 可能是筆誤,不過時日久遠,我真的也忘記當時到底是過哪座橋了......

    是大度橋?

    啊啊拉瓦 於 2015/06/02 1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