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是年會舉行的時間
我們團隊相關的session在星期四
所以冒著大雨
開車到龍潭會場(渴望園區)去
會中遇到了金河學長

雖稱他是學長
但其實我們在台大的時間並不相疊
而且學長當時是實驗室裡的post doc.
嚴格說來並非師承一脈
會認識
是在某年舊金山的AGU會議中相遇
小聊一下才開始有接觸

星期四那天
沒有機會跟金河學長好好聊聊
只稍微問候了一下
session結束後
我和其他博士生吃了便當
就又獨自開車回台北

週五早上到辦公室
卻見金河學長坐在老闆房裡
我很驚喜
東西都還沒放下
就去跟他聊聊

學長很關心我的近況
他從mary那裡得知我近期頗為沮喪
所以有點擔心
我想
我的低潮應是每個博士生在畢業前都會經歷的
要學長別太擔心
學長一直鼓勵我
他覺得我們這幾個博士生都表現得很好
以後都應該會有不錯的發展
如果需要的話
他也可以幫我引薦到日本,美國等地的實驗室進行post doc.的工作

值此非常時期
他對我的肯定的確帶來些許自信
對於未來雖仍有些茫然
學長的熱心彷彿一燭光明
讓黑暗中的我雖在畏光之中卻有十足的感動

真的很高興知道
我仍是被期待著的!!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