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五我會見了Bob
他是Indiana University的教授
岩石學與礦物學的大師
這週應老闆之邀來訪
老闆卻沒有告訴我任何有關的消息
還是mary鼓動我一定要跟Bob談談我的文章
我才知道他的行程
難得遇見的金河學長也一直鼓勵我應該要跟Bob接觸
老闆這才找我參加了他們的討論

會中談到了未來的合作
Bob明年sabbatical leave打算來這裡待一年
老師想借助他的長才讓我們可以站得更穩
中午餐敘
Bob問了我明年是否仍在所上
我回答可能會也可能不會
(我希望能在那之前畢業,因此其實是不希望屆時仍在這裡的)
老闆卻補了一句:“她會在啊!as a post doc.”
我瞪大了眼睛
一臉不敢置信
Bob全看在眼裡

後來老師先離席
Bob問我為何看起來這麼驚訝
我說老師從未跟我討論到畢業後的問題
所以我從不知道是否有留下的可能
他點點頭
又問我是否願意留下
我不置可否
如果有其他機會,都會納入考慮,並不能確定留下
Bob表示希望仍能在明年看到我在這個group裡
我只是笑

下午
和Bob討論我的data
雖然並不樂觀
但他指出了我長久以來最弱的一環
建設之前必然的破壞
卻讓我又開始有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雖然Bob很擔心沒幫上忙
但我非常感謝他的建言
也開始有新的目標前進

我們一直聊到快十點
(連幾乎不翹課的拉丁課都沒去上)
聊到了實驗室的情形
我和老闆之間的狀況
未來的生涯

Bob像是個良師,又像個益友,甚至像個爺爺
他不停的push我
也不停的鼓勵我

既使是初識的蠢博士生如我
他都是一般的和善親切且搞笑(喔~他的冷笑話.....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週日花了半天陪他去買相機
閒話家常之餘
他也說了覺得我應該出國去看看
還鼓動我去威脅老闆買飛機票送我到美國頂級的Ar-Ar實驗室去學東西

從他眼中看到的我
充滿了無限的可能
彷彿看到那雙不存在的翅膀
就要可以羽翼豐碩
就要可以振翅飛翔

Bob大概不能理解他的話
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我又開始對自己的學術未來有了希望

能夠和他共事
一定能夠有所成長
一定可以站得更高更遠

或許
我將可以觸摸到雲端


臨別前
給Bob一個大大的擁抱

真的,謝謝你~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