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稿兩個月的千呼萬喚ㄕˇ出來遊記 之四*

2007年9月8日

我從不知道擦得太厚的防曬乳
這麼難“嚕”…….

尤其是對一個左腳踝痛不可言
幾乎不能落地的半殘來說
要“嚕”右腿的防曬乳
(不懂的人請把左腳舉起金雞獨立,再彎腰摸小腿,你就懂了)
實在是平衡感和柔軟度缺一不可的重大考驗

於是乎
我花了超過半個小時胡亂地洗淨(其實沒洗乾淨)糾結的頭髮
又混身亂“嚕”一通
還不時隨著因平衡失敗而落地的左腳哀哀叫
非常辛苦的洗完這場澡

很符合情理的
在經歷這場磨難後
下午二點鐘我們準備要再次出門之際
我完全放棄再擦上任何防曬油的念頭
而且
我們下午的行程
也因為三人漫長的盥洗一路delay

14:20搭上門房代叫的計程車
很衰地在市區狹小的單行道(禍不單行就是這樣!)中遇上大塞車
14:40抵達Ketupat,我們事先查好的印尼菜餐廳
14:50點菜



老實說,我已經完全忘了那天中餐到底點了什麼菜名
一份咖哩雞

一份印尼菜大拼盤(應該算跟定食很像的套餐)
再加一份沙嗲




只記得
除了我隱隱作痛的腳踝
我們心中都充滿了焦慮
因為
我們預訂的perfect massage預計在15:30準時開始啊~啊~

Ketupat的菜算是傳統的印尼料理
食材和作法都和我們所熟悉的很不同
偶有驚喜
頗值得一試
(我食欲超差,一直反胃,實在再難說出什麼讚嘆的話了~)

15:20從Ketupat付帳出來
15:30在大塞車的車陣中拖著痛得我想尖叫的左腳找到空計程車
該死的單行道偏是反方向
倒楣的又遇到計程車司機迷路
好不容易
我們終於抵達Jari Menari,計畫中perfect massage的執行地!
時間已是15:45

Jari Menari的英文名字叫Dancing fingers
http://www.jarimenari.com/index.html
提供“純”按摩服務(謎之音:人家明明就很正經,你偏要不正經的講)
按摩師幾乎為男性
不過客人卻多為外國女性
這在從未接受過類似服務的我來說
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Gim在網路上找到這家店時
曾徵詢過我的意見
當我知道要衣不蔽體的由男按摩師服務時
心中的掙扎是很明顯的
轉念一想
Jari Menari有不墜的名聲
代表它的專業受到肯定
按摩師用專業的眼光看待我的身體
我若抱持著曖昧的偏見
反而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自己看輕自己了
只是
心中不免還是有點焦慮
畢竟,是第一次嘛~

從中餐時就反胃的我
從計程車走下時又併發了暈車的症頭(有夠虛~)
走進Jari Menari時
一整個陷入行屍走肉的狀態
昏頭昏腦的就埋頭向前直走
櫃台接待人員把我攔下
和我解釋說,因為我們遲到
所以原本預約的90分鐘perfect massage療程必須改成75分鐘的basic session
我們無異議地接受了(當時完全是一種“啊~隨便啦~”的心情)
正要回到自己的小宇宙再埋頭往前直走
接待人員又再把我攔下
拿了兩瓶精油讓我試聞
說是選擇等會按摩使用的精油
無力也無心思考的我
隨意擺手選了薰衣草的味道
然後,再度回到自己的小宇宙走進更衣間
(原來,迷迷糊糊的時候會出現自閉症的傾向)

按摩進行前
需要把全身衣物都去除
Jari Menari的更衣間裡有儲物櫃
內有紙內褲供替換
再用沙龍裹身前往小間按摩室

我呆頭呆腦又兼笨手笨腳
一切就緒“掰卡”走出更衣室時
只剩我的按摩師立在走道旁微笑等待
那時雙眼昏沉迷矇
根本看不清他是圓是扁

按摩師引我進入單獨的按摩室
按摩小間是個半開放的空間
日式紙滑門和半隔間讓客人保有隱私
小間前頭是大片流水造景牆面
和半隔間尚有一公尺的距離
不是完全封閉的

我依按摩師的指示爬上治療床
先交待他說我的左腳踝已經受傷
拜託他千萬要溫柔待它

趴上治療床時
按摩師先揭起覆在床上的沙龍
擋在他的視線之前,請我解開身上的沙龍
然後,把他手上的沙龍輕輕蓋在我身上
走到我頭頂前方
開始用雙手按摩我的肩頸
同時,輕聲在我耳邊詢問力道是否恰當

隨著他穩定的手勁
我的腦袋開始放空(原本也沒有裝什麼東西倒是 ╮(  ̄﹌ ̄)╭)
全身力量流洩

按摩從肩頸開始
滑順地移到右側上手臂、下手臂
再到右側大腿後側,順到腓腸肌
接著以拳頭指節壓按腳底
然後是左側
跟著是背部
每當按摩師的雙手移至他處
才會掀開那個部位的沙龍
這讓我有安全感不少
畢竟幾乎光溜溜的
總是有點不安心

按摩師的手勁很巧妙
從未讓我有痠痛的感覺
倒像是略帶點壓力的撫觸
沿著肌肉的肌理順畫而下
重新梳理各部位的條條肌肉似的
讓他雙手所經之處有種說不出的服貼

背面結束後
他先把我身上的沙龍都蓋好
再越過我的身體從另一側揭起整片沙龍
擋住他的視線時,請我翻過身來
確認我躺好後
才又輕輕把沙龍蓋回我身上

和背面一樣
先從頭開始
扶著我的腦袋
手指用輕緩的力道揉開我的太陽穴
再用整隻手臂勾起我的腦袋
另一隻手把我的肩胛往反方向壓
鬆開我的肩頸關節
並沒有整骨喀啦喀啦的恐怖感覺
只覺得我的身體被非常珍視的對待著

我這幾天常不能克制的咳嗽
躺著時更是加劇
在按摩間忍不住咳了出來
按摩師也會稍微等一下
待我順氣完才繼續
非常體貼溫順

往下一樣,走手臂、大腿、小腿
再轉轉腳踝
左邊受傷的腳踝也沒忘
只是輕輕地稍加按摩而已
腳趾頭都顧到了
一隻隻趾頭都用手指捏著拉鬆

進度進行到大腿時
他大概是按到某個癢點
讓我忍不住“揪”了一下
按摩師馬上停手到我耳邊輕聲詢問
我睜開眼搖搖頭說沒事
他還不忘交待
若覺不適或有任何問題一定要跟他說
我迷迷糊糊地說好
正要闔上幾乎失焦的放鬆雙眼
才看到
按摩師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
繼續專注於他正在按摩的地方

啊~他都是閉著眼睛按摩
難怪,他的手指幾乎都沒有離開我的身體
是為了用指尖感覺各部位置

用手去感知身體
拋棄視覺
或許,能讓按摩師對肌肉的鬆緊有更靈敏的感應~

進度來到腹部
按摩師先拿一塊長形方巾蓋在我胸上
在方巾下輕緩地抽出沙龍
再牽起我的手臂壓好覆在胸上長形方巾(完全不走光~)
腹部的按摩會一路順上肩膀到鎖骨
沒有碰觸胸部而改道淋巴結所在的腋下

自頭到尾
除了全身肌肉放鬆的舒適
我也能感覺到按摩師對我身體的尊重

這種身體被嬌寵的體驗
按摩師的手像是有生命般
全心全意的寶愛我的每一寸肌肉
不是愛情
卻讓人有如沐戀慕的氛圍

有機會,
真的,請務必要來親身體會一次
只為這個小時
峇里島之旅就再不虛此行!

結束後
在更衣間裡略做沐浴,洗去身上的按摩油
貼心的Gim讓我和小莉兩個傷殘人士先洗
所以,我和小莉就先換好衣服在大廳等她
等待之時
我的雙眼依然迷濛
與來時不同的是放鬆的迷濛
整個小宇宙充滿了“world peace”的念想
一派糜散的懶洋洋
正好看到我的按摩師換完便服要下班了哩~

我向他微笑(應該算傻笑,我猜)點頭以致謝意
看起來年紀不大的他略帶羞怯地回以笑容
又目送我們到門口

嗯~真是依依不捨……他的手啊~

我和小莉“掰卡”的左腳並沒有好轉的樣子
不過,一行人仍英勇的跑去Sonia購物

Sonia是專賣Spa、沐浴、薰香類產品的連鎖店
這個戳中小莉的點
畢竟她可是乳液多到可以用喝的賴小莉
所以
在店內她的購物籃像聚寶盆般迅速累積
Gim也買了些造型可愛香味繽紛的香皂
我只買了一罐雞蛋花香味的按摩油
是要送給胖蒲的禮物

什麼?沒人幫他按,送他按摩油幹麻?
傻B,當然是送給他,幫我按啊!!

除了這個之外
我還買了色彩鮮豔的木雕貓咪
連在Sonia我都可以買貓咪,實在是中毒不輕
不過,這些貓咪的用色大膽可愛
和烏布市場看到的很是不同
不買~太可惜了嘛~~

在此店待了不短時間
我們又招計程車去Made's warung吃晚餐

曾有人推薦這個美式餐廳的蜂蜜酒

Gim和小莉各點了一杯
我因為食欲太差,改點了檸檬茶想開胃
酒上來時
我有借喝了一兩口
嘖~酒味很重
很不是我的菜
忍不住要拿之前去舊金山時
學姊帶我去吃衣索比亞餐廳賣的蜂蜜酒
啊~那個才是極品啊~
滿滿的蜂蜜甜香,酒味淡而不察
然則後勁十足
是殺手級的好酒!
這裡的蜂蜜酒幾乎不聞蜂蜜香
在我心中高下立判

這一餐我們點了一份印尼定食和一份海草沙拉
又叫了一碗蕃茄湯

印尼定食一如過往是個大拼盤

同時兼具驚喜與地雷
是個很刺激有趣的菜餚
大概就跟“三個願望一次滿足”的健X出奇蛋有異曲同工之妙吧~

海草沙拉風味太特殊了


海草和豆腐泥(渣?)拌在一起
口味很難用言語去形容
雖然我一整個覺得吞嚥困難
但Gim覺得不錯

大概是我咳嗽又反胃
味蕾有失公允
還是建議大家不要太把我對菜餚的心得當真

不過
蕃茄湯我們三人倒是有一致的感覺
這…..根本是蕃茄醬稀釋嘛~
好吧~說不定是我們孤陋寡聞
這搞不好就是蕃茄湯本來的樣子

那……還是請大家把寶貴的胃內空間讓給其他好菜吧~

飯後,我提議在附近走一小段再回飯店
(完全是個不怕死的“掰卡”)
二次扭傷的小莉狀況似乎比我好一點
不會步步疼入心
她的理由是說:我已經扭傷好幾天了,所以習慣這個痛,你才剛扭傷,所以會感覺比我痛啊!<( ̄╰╯ ̄)>

不過,經典的是後面那一句:嘿!人家看我們這樣,會不會以為我在學你啊~
對照著我掰卡在前,她掰卡在後的好笑畫面
真真讓人絕倒 XD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