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
應我認識的志工Jovi之邀
到她家去看她撿到的小貓

小女生芳名球球
圓臉大眼睛
非常討人喜歡
小貓又全身充滿活力
蹦上跳下撲來撲去
極度可愛

我都快忘記幼貓有多叫人憐愛了
看著球球
雖然她老實不客氣的拿我的手指當零嘴
我的眼神還是忍不住的溶化在她身上

正在找認養人的Jovi
多次試探我認養球球的意願
大概是我寵溺Bonjour、Mousse的態度讓她對我很放心
所以很是她心中可以託負球球一生的對象

我很不忍

常看到PTT貓版上
熱心又善心的中途義工們開放認養的大小貓咪
牠們大部份都是居無所依的街貓
有些更命苦的
則是被前任飼主拋棄(沒有街頭生存的技能,不但被拋棄心靈受創,生命安全更是威脅不斷)
被人類惡意虐待,肢殘傷重的也並不是這麼少見

送養的志工們
往往勞心勞力
花出的金錢更都像用燒的
只是他們的願望很簡單
希望世間受苦的生靈愈來愈少
希望能救贖的愈來愈多
希望經手的孩子們能得到好的照顧開始幸福的人生

但是
少數假意愛心認養貓咪的變態
卻將帶回的貓咪當成發洩情緒的工具
(內湖虐貓事件)
別說志工們,連我們一般的貓友都是人心惶惶
送養變得更加戒慎恐懼
是否把貓咪送進另一個火坑成了每個人心中隱藏的惡夢


所以我完全理解
即使是有很多人釋出認養球球的興趣
Jovi卻還是考慮再三希望我能認養她

我很想衝動的帶回球球
盡我所能讓她貓生無虞
但是
Bonjour和Mousse現在常有爭寵的事情
分給他們(還有胖蒲)的時間和關注
似乎都不能滿足他們的期望
想到Mousse變成家裡的第二個孩子時

Bonjour的沈悶至今仍有餘樣

我心裡就退怯了
再帶回球球
對Bonjour和Mousse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胖蒲知道我看到貓咪就會同情心氾濫成災
早就和我協議
等到結婚有了孩子
孩子長大獨立離開我們生活
我就可以在我有限的羽翼下盡可能的養貓
我當時還開玩笑的說:
“那等孩子上小學就踢出家門好了!”

顧慮胖蒲的感受
我實在也不能就這樣帶回球球

這種自私的無力
讓我對Jovi頗為愧疚

心中一直很不負責的想
球球這樣漂亮的小貓
肯定能找到好歸宿的
我有限的能力
說不定某天就要用在一隻在路上巧遇更需要援手的貓咪身上呢?

很自欺欺人,是吧!

畢業後
要投入志工的行列
但我很清楚
數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
真正能改善流浪動物的問題
應該是更遠大的事

短期目標應是讓動物保護法能更加落實
行政院動物保護法裡尚有未竟之事
過去致力於此的蕭美琴和王幸男前立委現下力有未逮
我們都期待能看到新的力量能促使動保法的進步

遠期目標應是台灣生命教育的加強
我們這一代裡的斯文敗類(註1)不要再出現在下一代裡
同理心這樣的重要
不論是人對人
或是人對動物
都是發展和諧社會的關鍵

對於弱勢的重視和照顧
是一個進步社會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

既使人微言輕
也可以從影響身邊的人開啟共識開始

我想
在未來孩子的家庭教育之前
我應該先努力感化家父母




註1:過度偏重智育發展而廢其他教育的方式,造就了很多學歷高智識富的知識份子卻有嚴重的價值觀偏差。即使是非對錯的標準隨時代演進而變,從我們眼中來看,“人心不古,道德淪喪”,也非古人過時的言論。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