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胖蒲求婚後
我們一直都對雙方父母和大部份親友保密
想要等到一個成熟的時機再和爸媽提結婚的事情

因為表哥“簡樸”的婚禮
家裡親戚一直把熱鬧婚宴的希望放在我身上
所以這一陣子半開玩笑半拱喧鬧之際
媽媽也提出不少我出嫁時的想法

週六6/28晚上
爸媽為了我和弟弟的畢業宴客慶祝
擺了十二桌
我和弟弟回家時看到桌上的坐位名單簡直是嚇壞了
一整個陣仗很大

胖蒲覺得有點尷尬沒有來
大家問到婚期之餘
竟還有長輩問到是不是分手了他兒子是不是有機會了云云
我心下卻一直想著該什麼時候和爸媽正式提到婚事

宴席近尾聲時我和媽媽先回家
找了一個空檔
就問媽媽隔天是否有空
胖蒲要來家裡
我們有些事想跟他們商量
沒想到爸媽隔天要去參加客語研習直到下午五點

後來爸爸帶著醉意回到家
媽媽就當著所有人的面跟爸爸說:
“aalava說胖蒲要來家裡,”有事”和我們商量”
(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什麼事,這樣講法我都不由自主的囧了起來)
爸爸就問:“什麼事?大事還是小事”
我回:“ㄜ....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人生大事應該算哪一種呢?“
爸爸說:“不是大事就不用商量了啦~”
我大囧:“這.....是指不需要跟你商量了嗎?”
爸爸:“再說...再說....“

我打電話和胖蒲商議
預計下次回家胖蒲家要來提親
覺得還是得這週末跟爸媽說
當下決定一直待到他們研習回來再提

胖蒲緊張得很
我為了掩飾緊張完全把發話權推給胖蒲
爸媽回來後
在客廳坐定
正當我和胖蒲互推之際
媽媽先發難了:“說吧~什麼事想跟我們商量“
胖蒲:“ㄜ....我和aalava交往很久了,覺得現在時機成熟可以結婚,想來徵求你們的同意“
媽媽:“嗯....你們也走蠻久了,我和lava爸爸都有心理準備,爸爸你同意嗎?“
爸爸:“嗯....”(沉重的點了下頭)
媽媽:“那就沒什麼問題了,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胖蒲:“希望是年底,所以想問什麼時候方便來提親合日”
媽媽:“那訂婚可能要早一點囉~”
我:“我們原本預想是訂結婚同一天,這樣可以省下一筆花費,不過如果你們有其他意見還是以你們的意見為主”
爸爸:“我看還是要分開請比較好,文定我們負責,婚宴就由胖蒲家負責“
胖蒲:“我爸媽這邊沒什麼禮俗要求,分開或一起請都可以”
媽媽:“那就看你們七月找個時間來提親,我們先把日子訂下來.....你們結婚後就不一樣了,要互相忍讓.....(以下省略勸世言三千字)”

總之,就這樣我們獲得雙方父母的許可
結婚之事開始公開推動了

現在打電話回家
不再是“有什麼事嗎?““沒事”“沒事就好”或”台北有下雨嗎?”“還好”“還好就好,要注意安全喔!”這種10秒電話報平安
電話裡開始出現婚宴籌畫的細節討論
賓客名單、合日細節、喜餅內容等巴拉巴拉的瑣事

和爸媽商量婚宴的事
真的有要出嫁的感覺了
心裡反而開始不捨
對結婚有點抗拒起來

雖然婆家和娘家這麼近(走路五分鐘)
婚後畢竟不同於現在
唉~一股淡淡的哀愁
這大概是每個待嫁女兒都有的心情吧~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素菁
  • 我對那三千字的勸世言很好奇 :P
  • 學姊,等你跟令尊令堂講要結婚時,應該就可以聽得到了! :P

    啊啊拉瓦 於 2011/03/08 16:29 回覆

  • a0921090
  • 好多人今年要嫁唷~
    總之~恭喜你啦~
    呵呵~
  • 謝謝 :)

    啊啊拉瓦 於 2011/03/08 16: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