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阿婆
心中的不捨還是讓我常常鼻酸落淚
(其實,我現在都不太敢開下面那篇文章,看一次哭一次)
唯一的安慰是阿婆已經不再有病痛苦楚

剛開始幾天
我們淚眼中的歡樂
都是因為覺得阿婆仍未離開
精魂仍與我們同在

姪女瑋瑋說看到阿太從遺像中飄出
回應我們每一次的點香招呼
連我們說笑話
阿太都在旁跟著笑

阿太指著冰櫃說:不想再回去那個身體,太痛苦了

瑋瑋自此被視為阿婆的發言人
連要買點心我們都會先問她阿太說好不好

頭七那天
姪女瑋瑋說阿太心情不太好
後來看到阿太提著個包衭坐蓮花搖手道別飛昇走了
想是對我們的不捨吧
知道她已往生極樂我們心裡也安慰不少
(瑋瑋Good Job)

我從她的遺物中和舅姨們要了一張相片和一個老木箱

相片是阿婆去泰國玩時
正要下遊船時賣照片的小販拍的
鮮活的表情姿態記錄著阿婆仍康健時的模樣
看著照片,彷彿她仍在身旁

老木箱是阿婆的嫁妝
大約一個懷抱寬
我一見就愛不釋手
裡頭放著的是花布被單
一件姨媽們說留給我放新房用
傳世嫁妝木箱意義非凡

情緒尚未能恢復
又要忙碌於之前懈下的學校工作和婚禮籌備
這樣也好
可以轉移一點注意力

這段期間
對於大家的安慰和生日祝福
無法口頭致謝
但感念在心

謝謝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