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在網路上看到ELLE雜誌裡的這篇文章
裡頭淺述了法國母親哺餵母乳的一些問題和想法


拜託!別強迫我們哺乳
Elle (2010-03-15)

在女性主義高漲的法國,人們愈來愈常鼓勵年輕媽媽親自哺乳,有時甚至有被強迫的感覺。媽媽們是否應該要有自由選擇哺育寶寶方式的權力?


Elise、Sara、Guillemette以及Luna都在2009年分娩,她們未必想親自哺乳,但都同意承受著莫大的壓力。29歲的Elise不想哺乳:「當妳說要用奶瓶餵寶寶,人們看妳的眼神就好像裡面裝的是咖啡。」為什麼不給孩子最好的?33歲的年輕律師Sarah懷孕時不斷聽到這個同樣的問題,她說,「這是很私人的問題,就好像有人問妳一星期做愛幾次一樣。」即使41歲的Guillemette決定親自哺乳,都感受到壓力,「當妳說要哺乳,從保育員的笑容,妳知道這是正確答案,」但當她回到家中,奶水不夠,看著寶寶體重不斷減輕,她感到自己是最不稱職的媽媽,「一直堅持餵母奶到女兒住院,才終於有人批准我用奶瓶餵奶。」

這些法國女性的壓力,起因於一項並未考慮到個人的差異而加諸於所有母親的政策。世界衛生組織建議餵哺全母乳到6個月,再搭配副食品直到2歲。在法國,2006到2010年的國家健康營養計畫甚至訂出明確的目標:產婦出院後餵哺全母乳的目標比例,在2006年為55%,在2010年要達到與歐洲鄰國相同的70%。越來越多的醫院試圖達到目標,卻沒有相關的配套措施。


母親的情緒:心不甘情不願的哺乳絕對不好


餵母乳是否已經成為一種以健康為名、卻命令大過於鼓勵的觀念,並讓媽媽們充滿了罪惡感?又是否尊重個人的選擇?法國家庭計劃運動秘書長Marie-Pierre Martinet說:「個人的選擇是很重要的。問題不在贊成或反對母乳,而是餵母乳並非生死攸關的事,那麼我們是否應該讓女性自由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哺育方式。」

著有《如何哺育寶寶》的法國心理分析師Myriam Szejer說:「許多來到我診所時已筋疲力竭的母親,即使寶寶飢餓不堪仍然『不屈不撓』,或是為了讓寶寶有更多抗體而不得不選擇母乳。人們不斷地聽到母乳是最好的,如果餵牛奶,孩子就無法受到保護。這是不正確的。而且,在口腔期,孩子用嘴巴感覺世界,也包括母親的情緒。心不甘情不願的哺乳絕對不好。我贊成餵母奶,也同樣反對非自願性的餵哺母乳。」

曾經受牛乳業者影響,以奶瓶餵哺是準則,女性沒有真正選擇的機會。「30年後,如今成為祖母的女人還無法釋懷自己當年沒有親自哺乳。可別讓相反的情況出現。」積極參與母乳推廣團體的助產士Nadine Sargiacomo強調,「我對母親那一代的女性主義者感到不滿,在爭取避孕或墮胎等身體自主權的同時,為何沒有捍衛女性哺餵母乳的權利。」而今日的女性主義者則認為,這項轉變是一種藉由昇華母親角色的方式,將女人推回家庭。律師Sarah相信,針對她拒絕哺乳的疑問中,隱藏了對她重返職場的批判。

倡導母乳的人士強調必須在懷孕期間給予母親足夠的資訊,例如在懷孕4個月時做一次深度的諮詢,以便做出明智的抉擇,但不能成為引導性的假性諮詢。選擇不哺乳的Luna回憶,當時的助產士問她是否要將乳房留給先生,她反駁:「這件事只跟我自己有關。」

養育嬰兒的還有體溫、氣味與感情


配套措施也是個大問題。約有2/3的法國母親在1個月後就放棄哺乳。一旦離開醫院,她們就必須獨自面對所有的困難,不知能請教誰:奶水量不足、寶寶的吸吮姿勢錯誤、乳頭龜裂……就好像忘了售後服務一樣。目前只有極少的助產士以及母乳諮詢師受過這方面的特殊訓練。護士只接受了12小時的訓練,內科醫師則只有2小時!

同時是小兒科醫師及母乳哺育專家的Gis?le Gremmo-Feger說:「如果沒有強制的訓練,女性就會接收到矛盾或讓人產生罪惡感的訊息,甚至因為錯誤的原因而停止哺乳,就像人們對抗生素使用的觀念一樣。」她建議許多配套措施,其中包括延長產假的時間。事實上,大概在2個半月後,母親會找出最好的餵哺節奏,只是此時也就是重回職場的時刻。「我們處在一個矛盾的指令中,餵母乳越久越好,但請自行想辦法。」

「強制餵母乳令人難以拒絕,因為這代表了理想母親的形象。」心理分析師同時也是母嬰關係專家的Sophie Marinopoulos分析,人們都忘了養育嬰兒不只是用奶水而已,還有體溫、氣味與感情:沒有親自哺乳的母親可以和寶寶做更多的肢體接觸與擁抱,重要的是和寶寶在一起時感到愉快,以及女性可以有自己養育孩子的經驗。「當我們定出規範,別忘了每個女性都有其相異之處。」

此文章出處於ELLE國際中文版三月號



老實說

在生產前
我一直告訴自己母乳最好 應該要哺餵母乳
但是真的沒有想過實際餵母乳後要面對這麼多"技術性"困難
包含乳頭受傷 奶水不足(寶寶喝不飽後的生理問題) 還有長期睡眠不足等
                                                                                
我們被告知餵母奶是本能 
但是 有多少人類的本能已經被我們忘記
個體差異更被輕易的拋在腦後
讓多少媽媽在面對餵母奶的困難時 
不由自主的懷疑自己的母性

在寶寶滿月前
哺餵母乳對我而言 
像是充滿自我懷疑又處處挫折的非盡不可的義務
不只一次想要放棄
但那個念頭卻帶來對老虎頭更強大的愧疚感

現在奶量有比較增加 
老虎頭終於可以全母奶
我莫名的壓力稍微減輕 
才終能冷靜一點看待餵母奶這件事

對母乳的大力推廣 
卻讓我忽略了寶寶還有其他也很重要的需求
像是媽媽穩定的情緒 生理的健康

不只是我
多少新手媽媽在這樣的氛圍裡也面對了相同的身心壓力

這樣其實一點都不健康

哺餵母乳真的是好事
不過 
應該建立在對媽媽充足的輔導諮詢和尊重之上

每個媽媽都應該快樂的哺餵母乳
若兩者不能兼得
我想 
快樂 在很多狀況下都應該比較重要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馬可他娘
  • 這也是我的心聲
    有時候也很懊惱自己放棄
    不過餵母乳餵到幾次生病求醫
    睡眠嚴重不足
    情緒低落憂鬱
    一直在餵與不餵間徘徊
    家人老公其實是希望我能繼續下去
    直到身體出狀況
    在娘家媽媽的支持和老公的體諒下
    才有"勇氣"違背大家的期望

    老實說
    拿餵母乳的時間與精神
    換取對寶貝更多的呵護
    也是很値得的
  • 母乳是很好,但是不是唯一能對寶寶好的東西。

    太過迷信母乳不知變通反而適得其反,我有時甚至會想如果我亂吃東西,母乳會不會比配方奶還不營養?

    總之,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小孩!!

    啊啊拉瓦 於 2011/03/08 16: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