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里的早餐店少到一個離譜的地步
除了我家旁邊那間不物美價廉的小店之外
就是溫州公園旁的美X美了
在這塊早餐店荒漠裡
它可比稀世珍寶(又貴又少)
生意是可想而知的熱絡

出門上班
它並不在順路的途中
我幾乎要切過大半的大學里繞到那家早餐店
懶惰成性如我
這樣繞路已經是極限
若要再為現做早餐等上個十分鐘會讓早上的心情非常不美麗
所以
我向來都是先打電話訂好食物
出門繞去贖回我的早餐再馬不停蹄(車不熄火)的往辦公室衝去
沒有特別計畫的情形下
這幾乎都是我一日行程的開始

一周幾乎有七成以上的時間準時到那裡報到
不是貪圖早餐店媽媽們一聲“打電話的
妹妹來拿早餐囉~“
(那兩個字超受用的!!!<-------標準歐巴桑的浸逃)
實在是因為我對早餐的要求很高
這家是勉強及格又不至於遙遠到太過考驗我的惰性

這一個月下來
我發現了它另一個吸引之處

早餐店是一家人經營的
姊妹們(估計有三個)負責煎台烤麵包弄三明治的工作
老爸爸負責飲料
老媽媽負責送餐收錢找零

每次我騎車到店門口
常常都是那位婆婆笑臉盈盈的把我的早餐和找零送出來給我
看著她和煦的笑臉
彷彿阿婆的影子又浮現在我眼前
伴出心裡那甜甜酸酸的感覺

中學時期類似的景象
兩個住附近的阿姨合資開了個早餐攤
賣些炒麵米糕味增湯什麼的
非常好吃(是鄰里間出名的,連當時並不知道我們親戚關係的公婆都還有印象)
阿婆每天會從火車站另一邊的舅舅家
緩步二十分鐘的路程到攤上幫忙
她們母女三人漾著笑容招呼我和弟弟吃早餐的畫面
仍留存在我記憶深處

仔細算算
阿婆都離開我們快兩年了
當時的椎心刺痛
現在稀釋成至少能自制的鼻酸
阿婆仍是幼時記憶中那豐潤溫暖看著我們就笑瞇了眼的臉

好想她
我真的好想好想她
念頭一起
眼淚又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

如果可以
真希望我可以早點讓她抱抱我的老虎頭
阿婆一定會非常開心

這是唯一會讓我後悔不早一點結婚的理由
當時我們還沒有心理準備病況不好但尚穩定的阿婆會這麼突然的走
正在籌備婚宴就快要拿到學位的我
還在想著阿婆可以看到我成家立業了
惡耗就闖進一切原本可能美好的計畫

媽媽那時說
阿婆疼我
婚期就落在七七之後百日之內
她連時間都算得貼心
語畢我倆只能淚行相對

如果可以
我一點都不想要阿婆這樣的貼心
但轉念想
強留病體中的阿婆熬著不知怎樣的痛苦
或者
才是我們最不體貼的要求

再不捨
阿婆離開了病痛離開了拘禁她臥床多年的身體
是我們僅存的安慰

只要阿婆好
就算只能這樣睹物思人
也就夠了

默默想著
下次回家找機會帶老虎頭去見見外曾祖母吧~
他一定會喜歡她的
就像媽媽對她不變的依戀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