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四被告知
因為有某位Princeton的大頭來訪
星期一有一個西藏的workshop
要我把自己的結果簡單的報告一下

習慣了老闆們不按牌理出牌的我們
摸摸鼻子認命的回家弄講稿
老闆還叮囑
不用太多張投影片
簡單的花個三五分鐘講一下結果就可以了

老實說
這些東西我已經在國際會議秀過很多次
講得實在是膩得不得了
上次被凹要在年會報oral
自己都覺得老梗得不好意思

既然老闆說簡單交待一下
讓大頭知道我們在幹麻
那就弄個幾張投影片塞一下大頭的牙縫吧~~

所以
我非常簡略的只說了採樣點和最後的結果
再約略介紹一下可能的解釋
大頭問了我一些基本假設的問題
說實在
我本來就對這個部份很心虛
大頭這麼一問
馬上就有一種"啊~~~我這個文章會被人攻擊至死"的感覺
所以非常語帶保留的回答
我想
一定是相當赤裸裸地表現出我對自己模式的信心不足吧~~

workshop結束後
我打電話給鍾大想跟他把先前約的討論時間提前
其實並不是為了workshop的問題
只是單純的時間喬不攏

在鍾大辦公室
他問了我剛才workshop的情形
我說了大頭問我的問題
也老實的說了自己的心虛
鍾大笑了笑
反問我"那些控制因子你真的都沒做嗎?"
我楞了一下
他一項一項的說
的確,我真的都有把它們納入文章裡
鍾大笑說
不要一看到大頭
就緊張成這樣
什麼都忘記了

當然
這也是個有用的經驗
讓我知道未來文章的審議過程中會遭遇到什麼問題
事先做好準備

鍾大頗有感觸
這幾年為了在西藏這塊地方攻下山頭
所有的學生都被推動著要趕緊做出結果
應有的步步為營往往都被忽略了
學生們被教得只懂鑽牛角尖

我也是一直有很不紮實的感覺
好像在這段時間來
在蓋一個從頂部開始堆起的倒金字塔似的
非常不穩定
非常不踏實
非常沒有安全感

文章寫到現在
彷彿沒有盡頭
很無奈的沮喪讓我沒有自信能再走下去

鍾大拍拍我的頭
鼓勵我說走過這一段後會順利些的
他半玩笑半認真地說
真正的痛苦
是要對付我們這些半專業半業餘的半調子文章
我說鍾大是我眼下的浮木
肯定是要死抓著不放的
他聽了做出一副"天啊~~讓我高血壓中風了乾脆一點吧~~"的樣子
又笑笑地拍拍我的頭

鍾大真的幫了我很多
在這段不曉得何時能有終點的無間地獄中
給了我很多中肯有用的建議
也讓我有所成長
很高興也很榮幸
能遇到這麼一位良師的指導
(雙手奉上鑽石級白金好人卡)

當然
我的老闆大部份時間也對我很好
Tony不只是commitee,更是一位益友

我真的很幸運
能得到這些奧援


再加油一點吧~
我一定可以的!!



啊啊拉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